快捷搜索:

解放战争揭幕战:上党战役

    上党战役要图

    1945年9月10日至10月12日,在山西省上党地区(今长治市境内),我晋冀鲁豫军区太行、太岳、冀南3个野战纵队在广大人民群众的紧密配合下,歼灭国民党第19军、第23军、第83军等约3.5万人,其中生俘3.1万人,缴获山炮24门、机枪2000余挺,各种枪支1.6万余支,先后歼灭的阎锡山部队占其总兵力的1/3,对阎部造成沉重打击。该战役不仅解除了国民党军对晋冀鲁豫解放区的直接威胁,而且有力配合了重庆谈判,实现了“边打边谈、以打促谈”的预期目的。刘伯承在回顾上党战役时说:“这个胜利,使我们背后有了靠头,又有了子弹,为很快转入平汉线作战创造了条件。”从此,晋冀鲁豫地区日益稳固,成为后来夺取全国胜利的重要基地,并为后来设立华北局和定都北京奠定初步条件。

    任务理解准确、决心拟定科学。1945年8月,阎锡山部在投降日伪军接应下进占太原和同蒲铁路沿线城镇后,又派史泽波率部进占长治、襄垣、长子和壶关等地,企图打通白晋铁路,占领整个晋东南,并配合国民党军第1、第11战区部队沿正太、平汉铁路向石家庄、北平等地推进。

    为保卫抗战胜利果实,保证解放区安全,中央军委命令晋冀鲁豫军区坚决歼灭进入上党地区之敌,除去心腹之患,以便之后将主力转战于平汉线。晋冀鲁豫军区指挥员刘伯承、邓小平遵照军委指示,牢牢把握“战略服从于政略,军事服务于政治”的原则,从战略全局、作战方针和战场态势3个方面准确理解战役任务。在战略全局上,晋冀鲁豫军区坚决贯彻中央指示,以军事斗争支援重庆谈判,以提高我方在谈判中的地位,为尽一切可能实现国内和平,实现和平、民主建国的目标创造条件。同时,以坚决的军事斗争粉碎国民党反动派的军事挑衅和军事冒险,保卫抗战胜利果实,保卫解放区。在作战方针和战场态势上,针对史部孤军深入、守备分散的特点,晋冀鲁豫军区指挥员定下战役决心,以所属部队及地方武装,在解放区人民群众支援下,采取“围城必阙”等战法,逐步收复长治。

    战前准备充分、士气鼓舞高效。刘伯承根据中央指示和情况发展,于8月10日电令各部立即抽调力量,组建野战兵团,充分做好战前准备。

    首先,部队采取“边打、边建、边练”的方法,将游击兵团编成太行、冀南和太岳3个野战纵队,在编制、训练、指挥等方面进行调整,重塑了部队组织结构,从而保证部队作战方式由游击战向运动战的转变,提高了部队战斗力。

    其次,号召部队为保卫抗战胜利果实而战,打出“打好上党战役,支援重庆谈判”的口号。邓小平提出“上党战役打得越好,歼灭敌人越彻底,毛主席就越安全,毛主席在谈判桌上就越有力量”的号召,极大提升了部队士气。

    最后,积极组织开展支前工作,各级地方政府动员5万名民兵支前或参战,积极组织兵站和运输队,赶制食品、弹药和衣物等。充分的战前准备,保证了前线供给,为取得战役胜利奠定了坚实基础。

    战法灵活多变、指挥科学果断。在夺取敌外围各据点后,9月20日,刘、邓决心由长治城东、南、西三面同时攻城,虚留生路于北关,诱使史泽波部北窜,以在野战中歼灭之。在长治遭我军包围的情况下,阎锡山急令彭毓斌率部增援,以解史泽波之围。28日,刘、邓在判明彭部企图后,决定采取“围点打援”的战法,在判明敌援军兵力与我相当,但装备优于我时,力避“啃硬骨头”,只留下地方部队围城,抽调主力部队北上打援。10月5日,太岳纵队果断出击,将彭部各个歼灭。被围的史泽波见援军无望,于8日趁夜从长治突围。刘、邓急令太岳纵队追击,经数小时激战,除少数先头部队西逃外,其余全部被歼,史泽波被俘,上党战役胜利结束。

    战法是作战的精髓,灵活多变则是战法的灵魂。一套战法不可能“天下通吃”,只有“因敌而变、快敌而变”,才能取得胜利。根据敌军来援的情况,晋冀鲁豫军区及时调整战法,将作战方式和重点调整为“围点打援”,始终将战役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中,达到决策先于敌、指挥优于敌、行动快于敌的效果。

    巧用隐真示假、有效破敌诡计。我军在决定抽调主力部队北上打援时,为不使长治守军发现我主力部队前去打援,在撤离当天,组织围城部队白天抬云梯进行攻城演练,晚上点灯吹号袭扰敌人,营造我主力部队并未撤走的假象,主力部队则于28日夜悄悄撤离长治城。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